报名参观| 咨询留言| 预约设计
咨询热线
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企业荣誉

企业荣誉

 徽州,是一个地理概念,也是一个历史、文化、思想概念,以徽商、徽剧、徽菜、徽雕和新安理学、新安医学、新安画派、徽派篆刻、徽派建筑、徽派盆景等文化艺术形式共同构成的徽学,可谓博大精深,是我国文化史上极为浓重的一笔。
作为一个地域的名称,徽州有着悠久的历史。徽州地处安徽省南部,早在新石器时代,这里就有人类活动的足迹。西周时期,这里曾产生过灿烂的青铜文化。春秋战国时代,徽州先后隶属于吴、越和楚国。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在此设黟、歙两县。秦汉至三国5百多年时间里这里是山越人的天下。山越人刀耕火种,出入山林,过着一种与世隔绝的生活。孙吴平定山越后,专门设立新都郡,对其进行统治。从此徽州历史上的封闭之门开始被打开。尔后随着北方战乱的加剧,中原世家大族为逃避战乱,纷纷向南迁徙,山环水绕的徽州自然成为世家大族逃避的世外桃源。
西晋时期,改新都郡为新安郡,隋文帝开皇九年(589)置歙州。宋徽州宣和三年(公元1121年),在平定了方腊起义后,易歙州为徽州。在此后的866年中,徽州的名称一直延用,直至1987年国务院批准成立地级黄山市时止。现在我们讲的徽州地域包括:黄山市的歙县、黟县、休宁县、祁门县、屯溪区、徽州区和黄山风景区;宣城地区的绩溪县和江西婺源县等。尽管千百年来,朝代的不断变更,名称的不断变化,但徽州的地域相对稳定,这对徽州孕育出相对统一的文化起到了积极作用,也为徽州文化体系的形成和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徽州是中国历史上的经济文化重地,与“江苏”省名来源于经济文化重镇“江宁”和“苏州”一样,“安徽”便是取安庆府之“安”、徽州府之“徽”作为省名。 
三国两晋南北朝、唐末五代和两宋之际是中原世家大族迁往徽州的三大历史时期。中原世家大族的到来,带来了先进的文化和技术,传统单一的山越文化开始融入了中原文化的优秀品格。公元1127年,靖康之难爆发,经济文化高度发达的北宋王朝在金兵的铁蹄下在灭亡,中原文明中心逐步由黄河流域向长江流域转移,南宋王朝迁都临安,偏安一隅,大兴土木,筑宫殿,建园林,不仅刺激了徽商从事竹、木、漆经营,也培养了大批徽州工匠。
明朝中叶以后,徽商崛起,雄据中国商界,当时的中国有“无徽不成镇”、“徽商遍天下”之说。致富后的徽州商人,将大量资本返回家乡,其中重要的一项就是对建筑的投入。他们修祠堂,建宅第,造园林,竖牌坊,架桥梁,盖路亭,给徽州乡村面貌带来了巨大变化。由于“贾而好儒”的特点,具有很高文化素质的徽商们在建筑中注入了自己对住宅布局、结构、内部装饰、厅堂布置的看法,促使徽派建筑逐渐形成风格独特的建筑体系,使徽派建筑不仅具有实用性,还蕴含有丰富的文化内涵。
早期徽派建筑中典型的“楼上厅”形式,楼上厅室特别轩敞,是人们日常活动休憩之处。这是因为山区潮湿,为了防止瘴疠之气,而保留了越人“干栏式”建筑的格局。同时,由于大量移民的涌人,人稠地狭,构建楼房也成为最佳选择,但多依山就势,局促一方,为解决通风光照问题,中原的“四合院”形式又演变成为适应险恶的山区环境,既封闭又通畅的徽州“天井”。而山区木结构的房屋又易于遭受火灾,为了避免火势的蔓延,便又产生了马头墙。早期的徽派建筑形式,正是外来移民与原住民文化交融的产物。
徽派建筑集徽州山川风景之灵气,融风俗文化之精华,风格独特,结构严谨,雕镂精湛,不论是村镇规划构思,还是平面及空间处理、建筑雕刻艺术的综合运用都充分体现了鲜明的地方特色。尤以民居、祠堂和牌坊最为典型,被誉为"徽州古建三绝",为中外建筑界所重视和叹服。它在总体布局上,依山就势,构思精巧,自然得体;在平面布局上规模灵活,变幻无穷;在空间结构和利用上,造型丰富,讲究韵律美,以马头墙、小青瓦最有特色;在建筑雕刻艺术的综合运用上,融石雕、木雕、砖雕为一体,显得富丽堂皇;
徽州民居:徽派传统民居村落,从选址、设计、造型、结构、布局到装饰美化都集中反映了徽州的山地特
征、风水意愿和地域美饰倾向。古村落选址一般按照阴阳五行学说,周密地观察自然和利用自然,以臻天时、地利、人和和诸吉咸备,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住宅多面临街巷,粉墙黛瓦,鳞次栉比,散落在山麓或丛林之间,浓绿与黑白相映,形成特色的风格。村落一般依山傍水,山水环抱,被誉为“中国画里的乡村”。同时有大量的文化建筑,如书院、楼阁、祠堂、牌坊、古塔和园林杂陈其间,使得整个环境富有文化气息和园林情趣。
徽州民居在内部装饰上力求精美,梁栋檩板无不描金绘彩,尤其是充分运用木、砖、石雕艺术,在斗拱飞檐、窗棂(木鬲)扇、门罩屋翎、花门栏杆、神位龛座上精雕细缕。日月云涛、山水楼台、花草虫鱼、飞禽走兽无不栩栩如生,耕织渔樵、仕学孝悌观之跃跃欲动。每一幅雕刻活生生一部明清风情长卷,赋予原本呆滞、单调的静体以生命,使之空灵活跃。
在民居的外部造型上,层层跌落的马头墙高出屋脊,有的中间高两头低,微见屋脊坡顶,半掩半映,半藏半露,黑白分明;有的上端人字形斜下,两端跌落数阶,檐角青瓦起垫飞翘。在蔚蓝的天际间,勾出民居墙头与天空的轮廓线,增加了空间的层次和韵律美,体现了天人之间的和谐。
徽州祠堂:祠堂建筑源于徽州特殊的社会环境和经济基础,昔日的徽州农村,不是生产型的农村,而是消费型的农村。徽州人甚为讲究“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商”或“学而困则商”。他们常年在外,经过一番艰苦的努力,创造了充裕的精神与物质生活的发展条件;成为富豪大贾之后,便投资故里。除建造住宅、购置山场、田地、造桥、筑路、投资办学等以外,就是建造祠堂、庙宇以树碑立传,光宗耀祖,博取声名。可以说在当时徽商资本和官宦资本是祠堂和其他建筑的经济之基础。尤在南宋之后,特别是受了程朱理学思想的重要影响。尊祖敬宗,崇尚孝道便就成了徽州人的重要理念和宗旨。宗族下的祠堂则是村落的核心,居首要地位。在乡土社会中宗教的发展与人民的生活需求又总是连在一起的,它是人们信仰的依托,因此祠堂、庙宇是人们趋吉避凶可信赖的保护点。从祠堂建筑的规模上,可以反映出一个姓氏宗族的历史背景、社会经济、家族繁衍及盛衰等各个方面的情况。徽州祠堂建筑始于明代中期嘉靖,官宦之家只设有家庙,直至夏言上奏朝廷,才建有祠堂。徽州歙县在明代时期,仅徽商投资建造的祠堂就有百余座。
徽州祠堂集徽州山川锦绣之灵气、融风俗文化之精华,结构复杂严谨、雕镂精美,玲珑剔透,风格独特,建筑技艺高超精湛。无论是总体规划构思,还是单体平面空间处理,建筑雕刻艺术的综合运用,都充分体观了鲜明的地方传统文化特色。
祠堂的建筑风格从总体来看,风格相似,大同小异。体现了徽派建筑的特点,如:肥梁瘦柱、粉墙黛瓦马头墙、精美的木雕、石雕、砖雕等。比较有代表性的祠堂是始建于清代乾隆年间的位于婺源县汪口村的俞氏祠堂,气势宏伟、布局严谨、工艺精妙,特别是以美轮美奂的“木雕”见长,堪称“江南第一祠”。
徽州牌坊:古徽州的牌坊用徽州山里特有的花岗岩和青岗岩精雕细琢堆砌而成。每一座牌坊下埋藏着的故事,历经了千百年的风风雨雨,却依然给人以无尽的遐想和情思。徽州的牌坊就其建造意图来说大致可分为三类:标志坊、功德坊、科举成就坊。这与徽商的发展、兴起以及程朱理学的发源、影响有着渊远流长、密不可分的关系。
古牌坊结构严谨、布局合理、规模宏大,每一块梁枋,每一件镶嵌都合乎力度,在、建造上讲究选址、造型、雕刻、用料等。牌坊型制不一,有楼脊式、“冲天柱”式;有方形四柱、八柱,也有“一字型”单门和三门的;有遍饰雕刻、工致华丽,也有平琢浑磨、不事雕饰的,其排列有纵列七道、四道,也有三座横列一排。
如果说“徽州古建三绝”承载了徽州历史文化的深厚底蕴,那徽州木雕、砖雕、石雕则是是徽州古建筑艺术中最灿烂的篇章,千百年来徽州能工巧匠的鬼斧神工在此得到了极为突出的体现。在徽州,无论是古民居、祠堂或牌坊,处处雕饰着精美图案。从雕刻技法来看,徽州三雕多属于浮雕、高浮雕,并有透雕、圆雕、线刻与多种技法并用,从中也可窥视出唐宋以来,中国建筑中“三雕”艺术的传承脉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徽州三雕源于宋代,在风格上一般分为两个阶段,明末以前的雕刻朴拙古雅,多平雕和浅浮雕,缺少透视变化,主要借助线条美感获得近于平面的装饰美;入清以后,由于“驰骋中国商界长达三四百年”的徽商财力逐渐雄厚,再加上新安画派的浸染,雕刻渐呈细腻,多深浮雕和圆雕,提倡镂空效果,层次繁复,给人以玲珑剔透的精美感。
砖雕主要用作居民建筑物的门楼、门罩、窗楣等。在见方尺余、厚不及寸的青砖上雕出花样来,除了要用特制的水磨青砖外,还需经历构图“打坯”、精雕“出细”等工序。砖雕图案具有浓郁的民间色彩,较为常见的是戏曲故事和花草动物,诸如“古城会”、“打金枝”、“梅、兰、竹、菊”等。歙县博物馆藏有一块灶神庙砖雕,见方仅尺的砖面上,雕刻着头戴金盔、身披甲胄、手握钢锏的圆雕菩萨。据考证这块精巧绝伦的砖雕花费了1200个匠工,堪称徽州砖雕的经曲作品。
木雕常见于建筑和家具。在古建筑上,一般是通过梁架、斗拱、雀替、栏板、窗楹等表现出来,取材以柏、梓、椿、桷、榧、银杏、杉木为主。木雕题材以江南民间吉祥图案、宗教人物、戏曲故事、花鸟虫鱼等为多,少数由著名艺术家参与的木雕,在选材上显示出较鲜明的文人绘画情调。在全国文物保护单位绩溪县龙川胡氏宗祠内,有80余扇木雕屏门隔扇,雕工极为精美,正厅10扇荷花图、22扇鹿嬉图千姿百态,无一雷同,惟妙惟肖;前门楼两根门柱,前一根为“九狮滚球遍地锦”,后一根为“九龙戏珠满天星”,整柱满雕,气势磅礴,堪称现存明代木雕的代表作品。
石雕是徽州寺宅廊柱、门墙、牌坊、墓葬等处雕刻艺术的简称。石雕取料青黑色的黟县青和褐色的茶园石。题材受雕刻材料本身限制,不及木雕、砖雕复杂,主要是动植物形象,博古文样和书法。石雕精品比较常见的是宅居门罩、院墙漏窗和各种石牌坊。西递村“西园”中有一对漏窗,左为松石图案,奇松在嶙峋怪石上斜向伸出,造型刚劲凝重;右为竹梅图案,弯竹顶劲风,古梅枝婆娑,造型婀娜多姿,刻工精美至极,是乾隆时江南富商为迎接军机大臣曹振镛而专门订制的石雕艺术珍品。著名的许国石坊、棠樾牌坊群、胡文光刺史坊无不令中外旅游者赞叹不已。
“三雕”不仅仅只是一种传统的民间工艺,它们还体现了深厚的文化底蕴。徽州三雕自身所具有的种种特殊性,是明清时期的文人画与其他艺术门类都不可替代的,同时代的其他地区建筑雕刻也难以与之比肩。其内容之丰富,文化内涵之深厚,造型语言之纯熟,雕刻工艺之精湛,都堪称是无可替代的传世珍品。
每一个历史的或传统的建筑群和它的环境应该作为一个有内聚力的整体而被当作整体来看待,它的平衡和特点决定于组成它的各要素的综合,这些要素包括人类活动、建筑物、空间结构和环境地带。全部有根据的要素,包括最普通的人的活动,都对建筑群有必须尊重的意义。今天来看徽州建筑,也正是如此吧。徽州建筑的美妙在于它是地域的精气神所在,它们与山川、河流、田地、道路等融合在一起,构成了徽州整体上的优美、和谐景象。
徽州建筑是积淀了两千多年优秀传统文化的不朽丰碑,也正是有了徽州建筑传统技艺的手手相传并在传承中融合了带有地方特色的文化与艺术成分,形成了徽州建筑技艺的特殊性,这是其他门类的技艺不可替代和比拟的,堪称民间艺术瑰宝。
徽州建筑传统技艺是徽州工匠维持生计的无形财富,徽州古代工匠以砖、木、石、铁、窑五种匠人组成“徽州帮”。这些工匠凭借锯、凿、尺、刀、板、锤、铲等各式工具开展工作,在使用工具的过程中,徽州建筑传统技艺同时得以展示。各工匠均有明确的分工,铁、窑两种工匠为建造房屋提供建筑材料,砖、木、石三种工匠相互配合。徽州木雕、砖雕、石雕是徽州古建筑中的最精华的部分,彩画艺术也被很好地应用到了徽州建筑上面。
改革开放以后,建筑遗产资源受到了重视和保护。一批古建公司相继成立。一批民间老艺人被重新组织起来,并开始收徒传艺,徽州建筑传统技艺已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徽州匠师分布各县,以师带徒、代代相传。
徽州大地就是一个建筑及雕刻艺术的海洋,正是这些手艺精湛的徽州工匠汇成了这样的海洋。因此每一个徽州工匠都称得上是艺术家,正是有了这样一大群艺术家才创造出如此璀璨的艺术。
 
TOP